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去想未来

昨日 已经过去 明日 还未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普通到不行的一个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6月29日  

2009-06-29 16:3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喜福会》中中美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摘要:

本文从跨文化的角度对谭恩美的小说《喜福会》中的矛盾冲突进行了分析。小说中的中国母亲和美国化的女儿们的矛盾冲突正是两种文化的冲突。本文重在探讨第一代中国移民和她们的后代如何对待中国传统文化和美国文化的差异,以及她们如何解决矛盾。从《喜福会》中母女两代人由矛盾到理解,看到中西文化由冲突碰撞到融合的发展前景。

 

关键字:《喜福会》;东西方文化;冲突和融合;叙述视角

 

    通过对华裔作家谭恩美的成名小说《喜福会》中母女关系主题的探讨及汇总,展现了华裔第一代移民同其美籍子女之间由于生活环境、文化差异而产生的心里隔膜和情感冲突及最终相互了解和相互认同的过程。这也可以看作是中美文化的碰撞与融合这一社会历史现实,同时揭示了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和爱国情结。

 

一、对小说《喜福会》的简介

    小说描写了四位性格、命运各异的中国女性抛却国难家仇,移居美国,以及她们各自在美国出生、成长的女儿的生活经历。作为第一代移民的母亲们虽已身在异国,却仍是彻头彻尾的中国女性,国难家仇可以抛在身后,却无法抛却与祖国的血脉亲情。而在美国出生的女儿们,虽然外表看来与母亲非常相像,却是在迥异于中华故国的价值观与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并不得不亲身承受两种文化与价值观的碰撞。母女之间既有深沉执着的骨肉亲情,又有着无可奈何的隔膜怨恨,既互相关心又互相伤害……不过,超越了一切的仍是共同的中华母亲,是血浓于水的母女深情。

    《喜福会》这部小说是从四部分分别以两代人的不同视角进行叙述的。其中,第一部分“千里鸿毛一片心”和第四部分“西天王母”是以母亲的视角讲出她们的故事(吴素云已经去世,她的故事是从女儿吴精美口中说出,这实际上也是素云的视角。),第二部分“道道重门”和第三部分“美国游戏规则”分别是以四个女儿的视野讲述的。从母亲们和女儿们的视角中,不难看出她们之间的种种冲突以及到最后的相互了解。在文中,母亲们“讲故事”是为了使母女关系从对抗走向和解,从分裂走向融合,而女儿在母亲的感召下确立了自己的族裔身份,但在现实生活中,她们一方面希望融入美国社会,另一方面还是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迷惘。

     因此,华裔美国人,不管是作为第一代母亲们,还是第二代的女儿们,必将生活在中美文化的分裂与隔阂,对立与冲突中;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在分裂与隔阂、对立与冲突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相互理解以及渐渐的融合。

 

二、母女间的矛盾及影射的中美文化冲突

    母亲和女儿生长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环境中,这里所蕴含的不同的思维方式必然导致她们之间的矛盾和误会。小说第一部分中就写到素云在几个月前去世了,精美也得知自己在中国还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姐姐,并且喜福会的阿姨们让她告诉姐姐们关于她们母亲的故事。精美因此陷入困境,“但是……我能告诉她们些什么呢?对妈,我实在了解不多。”喜福会的阿姨们听到精美的回答,纷纷批评兼嘱咐,精美更是感到恐惧交加。突然间,精美恍然大悟,原来“她们的种种叮嘱,她们对我表示出的深深失望和责怪,其实不是针对我一个人的,而是由我联想到她们自己的女儿们。她们的女儿,也是像我一样,对自己的母亲同样了解不多,对她们这代所怀的美国梦,同样的淡漠浑然不觉。……母亲们认为是开心和幸运的,在女儿们眼中却觉得没什么。”

    实际上,这也反映了处于恐惧中的喜福会成员的其他女儿。她们自称美国人,她们给自己的女儿提供赴美的机会,并给她们自给自足的生活,她们不知道这样做是否让自己的女儿远离了传统。因此,在小说中精美感到困惑,她将怎样告诉她们有关自己的母亲?她不知道任何事情,更不知道以何种方式告诉她们:母亲所表达的爱是不能让女儿接受的。精美认为,母亲经常责怪自己,这说明了她缺乏感情。然而,事实上,妈妈这样做在很大程度上是期望对女儿表达自己的爱和信念。喜福会其他母女之间的冲突也是如此。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误解来自于文化差异。在中国传统观念,诸如孝顺、服从、批评所表达的爱,都有别于美国的概念,如个人主义、自由、自尊的直接表达。母亲在喜福会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接近她们,因为她们是如此地接近自己在中国的母亲。举例来说,许安梅的外婆告诉她,她的母亲是鬼,让安梅忘记她的母亲。当她看到她的母亲切割她的肉煮汤给她外婆治病时,她是无法想象母亲所做的一切的,这是怎样的一种孝心!但是,在美国,儿童总是不听从父母告诉他们的事情,往往是表现他们所想,所强调的个性,并且认为他们与母亲之间并没有多深的关系。

    中国和美国是有着不同语言、不同民族、不同历史渊源并且完全处在两个不同地域的国家。不同地域的文化孕育着不同的文化模式,在不同地域文化背景下成长的人身上烙上的是不同的哲学观念、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民族传统习惯和不同的思维方式,这些骨髓里的分歧是根深蒂固的,甚至是不可调和的。

 

三、母女间的相互理解及其反映出中美文化某种程度的相容

    在《喜福会》中的母女关系虽然非常紧张,无论是女儿们在童年还是成年以后,但是她们身上毕竟流有相同的血液,因此在潜移默化中,母女之间都会互相影响,从而慢慢达到互相了解。

    在“离婚之痛”这则故事里,许露丝的丈夫向她提出离婚,并以一万元作为赡养费准备结束这场婚姻。一向以丈夫的喜好为喜好的露丝突然间不知所措,精神几乎崩溃,朋友的劝慰、心理医生的治疗都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她不知道离开了她苦心经营的家,离开与她生活十五年的丈夫,离开这个婚姻她该做什么?而她丝毫没有将自己的丈夫与离婚这件事联系起来想过;所以,当母亲极冷酷地批评特德时:“他和别人在合伙捣鬼骗你吧?”露丝极力否认,她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这样,甚至还抱有一丝挽回婚姻的希望。然而母亲的话确实冲击了露丝的判断力,她不断回忆起母亲的教诲。在床上昏睡三天后的露丝被丈夫的电话铃吵醒,因为他正急着要回房子开始另一段新的婚姻,“哦,你和别人在合伙欺骗我”。说出这句话后露丝感到几个月来的第一次解脱,她终于以自己母亲的说法摒弃了自己的婚姻,并以得到房产为条件。由此,借用母亲的话作为自己释放感情的武器,女儿与母亲的关系便完成了一次互动。

    小说最后一部分中,精美和她的父亲踏上了回国的路途,她视野里的中国回事什么样子,她的内心又会如何的挣扎不休呢?当精美在机场见到两个姐姐时,她终于抚平了内心的矛盾。“现在我又看见妈妈了,两个妈妈,向我挥着手,手里高举着我的照片,那是我临行时寄给她们的。我一走进大门。我们就不由自主地抱成一团,一切疑惑和期待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是紧紧的拥抱。”她们都低声唤着“妈妈”,仿佛妈妈就在她们中间;精美从姐姐们身上感受到的骨肉之情,使 “我终于看到属于我的那部分中国血液了。呵,这就是我的家,那融化在我血液中的基因,中国的基因,经过这么多年,终于开始沸腾昂起。”

    虽然作者主要介绍了小说中文化的冲突,但她真正目的是探索一种平衡的文化冲突。从小说一开始,精美和她母亲的看法之间的差距就有两个方面,这双重的角度看似不是代沟,而是把它作为桥梁,来沟通两代人的关系。在第三部分中,四个女儿讲述出自己的困境:她们长大了,成人了,所面临的问题在于她们的婚姻,还有职业生涯。虽然她们认为她们母亲的想法已经过时,但当她们搜寻解决问题方案时,又不可避免地回来与母亲交流。最后,母亲提供解决方案并支持她们的女儿。故事尾声中其他三对母女也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相互理解。对于这样一个结局安排,这被视为中美文化融合的美好愿望。

 

四、“女儿”形象及华裔女性的生存状态

    在《喜福会》中的女儿故事中,作者将其分为儿童视角和成人视角两部分来叙述。前半部作为叙述者的女儿其实是后半部叙述者记忆的一部分,当与母亲的关系由对立转变为理解时,其中的“对立”其实可以有另外一种解释:成功与失败的对立,因为母亲对女儿的唯一期许便是能够成功地在美国生活。可见,“女儿”形象并不仅是作者对美国文化的认同,它还包括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对自身价值的树立和理解。作者谭恩美利用儿童叙事和成人叙事的对比,突出了女性自身内部的成长经历,“女儿”形象的叙事空间是作家为了反映华裔女性现实生存状态而设置的。不论它是否需要摆脱两种文化的夹击,或者是否能够接受双重身份的洗礼,作家都可以以此来阐释一种游离的世界。

    这种对母女关系的分析,旨在把中国母亲和美国女儿的形象进行重新审视。将中国文化背景下的母辈作为一种想象物来呈现,是为了突出她们与女儿的相互关系;而对美国生长的年轻女性,则凸显她们与社会生活的联系。由于这些美国女性的形象同时代表了作家本人的身份和经历,所以强调她们的生存状态、思想情感显得很重要。这样,在小说或是后来拍成的电影之外就能使读者和作家保持一种联系,或者说是一种内在的精神沟通。

 

五、正确地对待东西文化

    在20世纪美国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这种快速发展的经济,导致了世界各国的移民浪潮。这些移民过去住在政治、经济、科学和文化都比较落后的中国,

因此,他们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并融入美国新的文化背景中,但同时他们也脱离了本土的历史文化背景。

由于生活环境正在逐步发生变化,中国的移民思想也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换句话说,他们认为本国的历史正逐渐在消失,特别是他们的后代,几乎彻底地失去了对本土文化的眷恋。在第二代和第三代移民与其家谱几乎失去了联系。如谭恩美和其他华裔人士,以及出生和成长在美国喜福会的女儿,所有他们都不再是黄皮肤,黑头发的纯正的中国人。他们感到困惑和尴尬,当他们被视为中国的他人时就失去了本土的所有思想意识,所以他们就不知道自己的本土文化。

    虽然中国人深受西方文化,特别是美国文化,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中国文化有其自身的价值,它不能被淘汰。我们应该认真对待中国文化,任何属于中国文化的内容都不可以被轻易丢弃。中国人民应该对本国文化有足够的信心,在此基础上学习其他国家的优秀文化成果;并在两种或多种文化的交流中达到不同文化之间的一种平衡。其实,在小说结尾部分,母女所达成的理解与相容,显示了作者的一个美好愿望,即一种正确对待文化的态度,就是在继承母亲的文化和吸收新的文化中找到不同文化之间的平衡。

    今天,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如果放弃中国的传统文化,就会失去属于我们的母文化,也不会有真正属于中国的新的文化;但是如果我们闭门锁国,只有本土文化,那么就不会有文化间的差异对比,我们的本土文化也将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因此,在全球化环境下,我恶魔呢应该在不同的文化中找到一个平衡点,并以真确的态度对待文化冲突,同时不要轻易否定本土文化,在向全世界学习优秀文化的同时,也要向他们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结束语:

    在小说《喜福会》中,所描述的母女之间的矛盾和误解是由不同文化文化背景和生长环境引起的。庆幸的是,通过艰辛的努力,母亲和女儿在故事结束时开始相互理解,彼此交流,这种比喻暗示了转型期的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文化关系从冲突走向融合。

至于我们中国的文化,它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面临着许多挑战。对于中国来说,虽然学习来自其他国家的新技术和先进文化是必要的,但同时中国的文化应该得到保护。事实说明,不同文化间的交往,需要互相尊重和理解。爱和真诚永远是沟通心灵的桥梁、连接世界的纽带,是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下人们的共同心声。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